Close

2018年11月14日

ego的5分鐘催眠實錄。他說:我連手指都動不了,但覺得癱軟在椅子好舒服,我根本不想動…

【他說:我連手指都動不了,但覺得癱軟在椅子好舒服,我根本不想動…】(催眠實錄)

(催眠影片實錄)

在一個周四的晚上

我一如往常跟著幾位大學生聊天

聊到人生的價值觀是「但求成長,好還要更好。」

聊到「我們非完人,但目標止於至善。」

更聊到我本職工作是交易與教育

提到我最近讓NLP跟催眠在教室裡穿梭出沒

—–

(時間已晚,我準備結束對談)

學生:「老師!他想體驗催眠!」

(學生們聽的津津樂道不想結束,開始鼓譟,然後「把對方推出來」)

學生:「他、他、他,他想體驗催眠!」

我:「這… 時間已晚了,大家早點休息吧。」

學生:「可是他很想要耶!」

我:「你們不要一直推別人出來啦… 催眠是自我催眠,若非本人真的願意,否則不具意義。」

(這時一向沉默寡言的小政,靜靜地在人群中舉起手,我轉頭望向他,不曾看過他如此堅定的眼神。)

「老師,我想體驗,可以嗎?」

—–

這部影片大約5分鐘

我本來只想簡要帶過流程

讓小政和同學們一起玩一下「想像練習遊戲」

簡單做了五感體驗

發現小政有進入狀態

我接著進行「手臂漂浮測試」

也成功

影片裡你可以看到旁邊同學訝異的表情

到此 我想說就結束了

因此引導小政「慢慢睜開眼睛、慢慢回來」

結果在影片末端

你可以發現他「眼睛睜不開」、「眼珠快速翻動」

而我更細微觀察到他眼眶濕潤…

—–

我知道他進入更深的層次了

這跟他一向沉默寡言卻在這次主動參與

一定有關係

當下我果斷決定

隨即請旁觀的幾十位同學離開現場(因此錄影中斷)

因為我需要給小政一個「空間」

—–

影片之後的狀況是

他花了5分鐘的嘗試才可以跟我對談

花了15分鐘的努力才可以睜開眼睛

花了超過30分鐘卻仍無法移動手指頭

1公分都無法

這是非常典型的催眠僵直狀態

而我不斷陪伴、引導

最後讓他慢慢緩和

—–

事後他說

當下很想大哭

但忍了下來

我說我有觀察到,因此我沒讓程序走完,因為這本不是今天目的,時間場合也都不對。

他又說:「但我覺得好舒服,我從來不曾發現,原來坐在椅子上可以這麼舒服;我無法動,但我根本不想動。」

其實動彈不得的原因,就是身體不想動。

「因為累了,所以不動了。」

他說他最近真的很累

身體累、心也很累

學校幹部的壓力、感情上的壓力…

前幾天才一個人躲起來大哭而已

(以上內容業經當事人同意公開分享)

—–

「想像練習」讓我們看到自己

這個自己,是意識下看不到的自己

你可能覺得很累,但你看不到的是,原來你的身體累到這種程度,動都不想動。

你可能發現賠錢了,但你看不到的是,賠錢的原因可能不是策略不會賺錢。

我透過催眠

陪著同學見到自己

更陪著投資人一起尋找做不好、不斷賠錢的可能原因

—–

最近我從螢幕上不斷跳動的K線圖裡

挖出了NLP、正念與催眠

它們撞進了我的大腦

融合發展出台股僅有的「交易心法」

這套心法將讓「風控穿過你的K線人生」

我雙手捧給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